「武松斗杀西门庆是第几集」武松斗杀西门庆视频

每天更新电影网

喊他的那人正是他的亲哥哥武大郎”武大是武松的嫡亲哥哥,清河县一班泼皮无赖见武大郎软弱无能而潘金莲年轻貌美,便经常到武大郎家胡闹,武大当时便邀武松回家看看,武大忙叫潘金莲去安排酒菜。武松便告别兄嫂回县衙去了,武松便常到紫石街武大郎家看看,每每还对潘金莲好言相劝,潘金莲见武松是个正人君子。却也不敢勾引武松了。武松不好推却,武松先劝武大夫妇喝了两杯“武松又对潘金莲敬上一杯酒说,那妇人听了武松这一席话。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武松斗杀西门庆,怒杀西门庆,手刃潘金莲,打虎英雄武松的罪与罚
(3)相关搜索

2、武松斗杀西门庆是第几集,中小学生必读的四大名著:《水浒传》第十二章:武松斗杀西门庆

名师导读

武松之兄武大个子矮小,相貌丑陋,却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妻子。潘氏和西门庆勾搭成奸,毒死武大。武松为给兄长报仇,杀死嫂子,诛杀西门庆,血溅狮子楼。

武松在阳谷县做了县都头以后,日子过得清闲自在。这天他在街上闲逛,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喊他:“武都头,你现在当官了,为什么不来看我?”武松回过头一看,喊他的那人正是他的亲哥哥武大郎。武松问武大郎:“一年多没见哥哥,你怎么来到这阳谷县?”武大说:“你走了这么久,却为什么不给我写封信?我是既抱怨你,又想念你。”武松问:“哥哥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武大说:“你醉酒伤人,一走了之,县衙只好把我捉去审问,我代你吃了不少苦,所以心里十分抱怨你。你走后,我在清河县娶了一房妻子,当地许多人都来欺负我们,我想要是你在家里,那些泼皮怎么敢欺负我呢!所以,每当别人欺负我时,我就会想念你。”

原来,武大是武松的嫡亲哥哥。虽是亲兄弟,差别却不小。武松身高八尺,仪表堂堂,力过千斤。而武大,人称“三寸丁谷树皮”,身高不过五尺,面目丑陋,形容猥琐,是个胆小怕事,智商低下的人。清河县有个财主,家中有个叫潘金莲的丫鬟,长相俊俏,财主每每对她起邪心,但潘金莲嫌财主老,不肯就范。这财主为了报复潘金莲,便把她嫁给了矮小丑陋的武大郎。清河县一班泼皮无赖见武大郎软弱无能而潘金莲年轻貌美,便经常到武大郎家胡闹。武大郎为躲避那班无赖,便从清河县搬到了阳谷县,仍旧以卖烧饼为生。

武氏兄弟相见,自然欢喜万分,武大当时便邀武松回家看看。武松二话没说,便替武大挑了担子,转弯抹角,来到了紫石街武大家中。进了家门,武大便对潘金莲说:“原来这景阳冈上打死老虎的英雄,却是俺弟弟武松。”潘金莲与武松相见,互相施礼。武大忙叫潘金莲去安排酒菜,兄弟两人,一边饮酒,一边叙说离别后的种种遭遇。酒足饭饱后,武松便告别兄嫂回县衙去了。从此,只要有空,武松便常到紫石街武大郎家看看。

潘金莲见武松一表人才,心中暗暗喜欢上他了。经常以言语挑逗武松。武松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任凭潘金莲挑逗勾引,他丝毫不为之所动,每每还对潘金莲好言相劝。潘金莲见武松是个正人君子,心中虽有些气恼,却也不敢勾引武松了。

光阴似箭,武松就任阳谷县都头已经两个多月了。他为官清廉,做事勤勉,深得知县的信任。知县想送一些银两给东京一个亲戚,担心在路上被强人劫走,便叫武松来到县衙,对武松说:“我有一个亲戚住在东京,想送他一些礼物,恐路上出事,为求一路平安,麻烦你辛苦一趟。事成之后,我一定重赏你。”武松不好推却,只好应承下来。临行前,武松叫兵士买了一些酒肉,来到紫石街武大郎家。酒菜摆好以后,武松先劝武大夫妇喝了两杯,然后对武大说:“哥哥,你从来为人懦弱。我走后,为避免外人欺负你,望你迟出早归,别跟人计较,不要和人争执,一切等我回来后,再让我同他理论。”武大点头称是。武松又对潘金莲敬上一杯酒说:“嫂嫂为人精细,不必武松多说。我哥哥为人质朴,全靠嫂嫂里外操持。古人说得好,“篱牢犬不入”,凡事请嫂嫂自重。”那妇人听了武松这一席话,虽心里又气又恼,但也无可难何,只好点头应承。武松把一切交代完毕,喝过几杯酒后,便与兄嫂告别。

武松走后,武大每日只卖往常的一半烧饼,迟出早归,虽经常惹得潘金莲唾骂,但倒也相安无事。后来,城里有个叫西门庆的财主看上了潘金莲,想勾引她,便托开茶馆的王婆牵线。这王婆是一个品行不正,贪财好事的妇人,得了西门庆的几两银子后,便从中说合。那潘金莲本来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见西门庆有钱,人又长得漂亮,自然顺水推舟,两个人便勾搭成奸,整日如胶似漆。

这件事被大家传得沸沸扬扬,唯独瞒着武大郎一个人。卖梨的郓哥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子,平日里多承武松和武大郎照顾。得知潘金莲和西门庆勾搭成奸后,他便把他俩的事对武大说了,并让武大到王婆茶坊里去捉奸。

武大虽是一个懦弱的男人,但听到这件事后,自然很生气,便叫郓哥领他去王婆茶馆里。郓哥缠住王婆,武大去敲门,西门庆慌忙从王婆房里跑出来。武大上前揪住他,被西门庆飞起右脚,踢中心窝,武大中伤倒地,西门庆趁机逃走了。王婆一看武大倒地不省人事,口里流血,面色蜡黄,便急忙到里屋喊出潘金莲,舀碗水来,救醒武大,两个人便把武大搀回家。第二天,西门庆向王婆打听到武大没事后,便扔来王婆家和潘金莲相会。

武大被西门庆打后,一病五天,卧床不起。潘金莲却不顾武大死活,连汤水也不给武大喝一口,每天扔打扮得花里胡哨,到王婆家与西门庆鬼混,回来时则喜笑颜开,满嘴酒气。武大气得发昏,对潘金莲说:“你这淫妇,勾搭成奸,被我捉住了,竟然叫他来打我。打得我卧床不起,你却对我不闻不问,扔去与奸夫鬼混。我现在不会与你们争执,等我兄弟武松回来后,他决不会放过你们。”潘金莲听了武大这番话,心里真是有些害怕,便到王婆家,把武大的话全部告诉了王婆和西门庆。他们两个听后,也吓得直发呆。想了一会儿,王婆说:“现在只有把武大杀了,我们三人才能躲得过这场灾祸。”西门庆、潘金莲也点头同意。第二天西门庆便从自家的药店里拿来一些砒霜,叫潘金莲放在武大的药汤里,让潘金莲毒死了武大郎。只可怜那武大一命呜呼,死不瞑目。潘金莲急忙叫人把武大收尸入棺,一把火把武大的尸骨和棺材烧化了,只在家中设个灵牌,灵床前点一盏琉璃灯,做做样子。暗地里,潘金莲每日仍和西门庆在王婆家饮酒作乐。

「武松斗杀西门庆是第几集」武松斗杀西门庆视频

光阴似箭,不知不觉便过去了四十多天。武松监送完阳谷县知县往东京送礼的车辆,取了回复关文,便回到了阳谷县。把一切交代完毕后,武松回到自己的住处,换了衣服鞋袜 ,戴上新头巾 ,来到紫石街武大郎的住处。

到了武大住处门前,武松揭起门帘,只看见一张灵床,上面写着“亡夫武大郎灵位”七个大字。武松一下子惊呆了!心想:莫不是我眼花了?便叫了一声:“嫂子,武二回来了。”此时潘金莲正在楼上同西门庆取乐,听到武松的喊声,二人吓得屁滚尿流。西门庆 匆忙穿好衣服,从楼上后门偷偷溜走了。那潘金莲自武大死后,从来就没有披麻戴孝过。现在听到武松回来喊他,便答应道:“叔叔,我正在楼上有事,马上就下去。”说着,她便急忙洗掉脂粉,脱去红裙绣袄,穿上孝衣,从楼上假哭着走了下来。

武松见潘金莲走下楼来,便对他说:“嫂子别哭,我问你,我哥哥是什么时候死的?得的什么病?吃的是谁的药?”潘金莲一边哭一边说:“你走了大约二十来天,你哥哥便害起心痛病,连病了八九天。我一直为他求神问卜,找医取药,但最后仍没有治好他的病。他竟撇下我,独自一个人走了,我真是好命苦啊!”

王婆从西门庆那里听说武松回来了,她怕潘金莲说漏了嘴,便假惺惺地走过来帮潘金莲打圆场。武松听了潘金莲的话后,说:“我哥哥从来没有过心痛病,怎么会得这种病而死呢?”王婆却接过话头说:“武都头,人有旦夕祸福,谁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哪个能保证自己不生病呢?”听了王婆的话,潘金莲忙说:“多亏了这王干娘,要不是她出面帮忙,我一个妇道人家,无亲无靠,还不知道怎样去料理大郎的后事呢?”武松故意岔开话头说:“我哥哥现在埋在什么地方?”潘金莲说:“我独自一人,到哪去找坟地?没办法,在家里停了三天后,便抬出去火化了。”

武松沉思了一会儿,便走出武大家门,来到自己的住处,换了一身素白衣服,在腰里系上一条麻绳,身上藏着一把解腕刀,去县里买了香烛冥纸。傍晚,又来到武大家中。

武松在灵床前点起灯烛,摆好祭品,对着武大的灵位倒身便拜,哭着说:“哥哥阴魂不远,兄弟特来祭奠哥哥。你平生为人软弱,现在却不明不白地死了,我一定要查出你死的真相,为你报仇。”说完,他又哭泣了一会儿。那潘金莲见武松在哭,她便也假哭了一会儿。当晚,武松便领着两个兵士为哥哥守灵。

第二天早晨,武松吃过早饭,对潘金莲说:“嫂嫂,我哥哥到底得什么病死的?”潘金莲说:“昨天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他是得了心痛病死去的。”武松又问:“是在哪抓的药?”潘金莲道:“现在药方还在这里。”武松又问:“是找谁抬去火化的?”潘金莲说:“是本县团头何九叔,一切都是他安排的。”武松听了,忙带着两个兵士出了门。

武松来到狮子巷何九叔家。何九叔看见武松来了,吓得浑身发抖,忙取出一个包袱来,里面装着武大的尸骨和西门庆给他的银子。原来,武大死时,七窍出血,毒发身亡。西门庆为避免走漏消息,便给了何九叔一些银两,要他把武大尸骨火化了,还要求何九叔不要向任何人说出这件事。何九叔本不想去,但慑于西门庆的淫威,又不敢不去。不过,他也知道武大有个十分厉害的弟弟武松,为保全自己,他便从火中取出武大的两根骨头,和西门庆给他的银子一起收在一个包袱里头,想以后推脱自己的责任。今日看见武松,他便从包里取出两块黑骨和一些银两,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对武松叙说一遍。武松听后,又悲又怒,忙问道:“那奸夫是谁?”何九叔说:“听说卖梨的郓哥曾和武大一起到王婆茶馆里捉过奸,武都头要了解详情,可以去找郓哥问问。”武松便叫何九叔带他去找郓哥。

武松等人刚到郓哥家门前,正巧郓哥回来了,何九叔便问他:“郓哥 ,你认识武都头吗?”郓哥说:“阳谷县里谁不认识武都头?他就是打虎英雄武松。”郓哥见武松来找他,心里清楚一定是为武大的事,便说:“都头有事相问,我定会如实说出。只是我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父亲需要我供养,如果是惹官司的事,我肯定不干。”武松见他是个孝子,便掏出五两银子对郓哥说:“好兄弟,难得你有如此孝心。此事,我决不让你牵连进去,你只要把西门庆和潘金莲这一对狗男女如何害死我哥哥的事说给我听听就行了。”郓哥早就倾慕武松这样的大英雄,现在又见他给了自己银两,便把西门庆脚踢武大等事仔细对武松说了。武松听了,便问郓哥:“你这些话句句是真吗?”郓哥说:“就是到了官府,我也敢这么说。”

听完郓哥的话,武松便带何九叔、郓哥来到县衙。知县升堂后,问武松:“都头状告何人?”武松说:“小人亲兄武大被通奸的西门庆和嫂嫂潘金莲下毒药谋杀了性命,何九叔和郓哥可以作证,请知县老爷给小人做主。”知县听了,当时便取了何九叔和郓哥的证词 ,并与其他县吏商议。但那些县吏平日里和西门庆之间都有特殊关系,没少得西门庆好处,所以,有意想包庇西门庆 ,不想判西门庆的罪。因此,第二天升堂时,知县便对武松说:“武都头,自古就是“捉贼见赃,捉奸见双,杀人见伤”,你兄长的尸骨都没有了 ,你又没有当场捉到他们,仅凭这两个证人,叫我如何去治他们的罪呢?”武松听了,知道知县有意包庇西门庆,只好和何九叔、郓哥走出县衙。

武松领着何九叔、郓哥来到酒店,请他们吃顿酒菜 ,算是谢过他俩的帮忙。接着,他又置办了一些酒菜,来到紫石巷武大郎家。那潘金莲已知武松告状没赢,现在又见武松拿着酒菜回来,以为是武松有事求他,便问道:“叔叔有什么事请说?”武松按住怒火,故作镇静说:“嫂嫂,明日是亡兄断七,在亡兄生病和火化时,你曾麻烦了街坊邻居,我今天置办了一些酒菜,想请他们来家里坐坐,也好让我替亡兄和嫂嫂谢谢众邻。”潘金莲不知武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点头答应了。武松便叫兵士在兄长的灵床前点起两支蜡烛,焚起一炉香,又摆满一桌酒菜,并叫两个士兵把好前后门。

武松把一切布置停当以后 ,便把王婆、开银铺的姚二郎、卖酒的胡正卿、开纸马铺的赵四郎以及卖馄饨的张公都请到家里,依次坐下。那些人都知道西门庆和潘金莲的事,并不愿意来,但见武松执意要请,无可奈何,只得来了。

大家坐定后,武松便把谢意说了出来。大家听了,便安安心心地喝了三杯酒。这时,武松说:“酒暂时就喝到这里,你们中间可有谁字写得好?”姚二郎说:“胡店主字写得周正。”武松便拿来纸笔,说道:“麻烦胡兄等会儿给我记点事情。”

说完,武松便卷起双袖,从衣裳底下“飕”地,拿出一把尖刀,双目园睁,说:“各位高邻在此,冤有头债有主,我武二今天只是请大家来做个证,俺不会伤害无辜,请大家不要怕。”说完,他便迅速地左手抓住潘金莲,右手指定王婆。其他邻人,一见这阵势,便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面面相觑,不敢作声。

武松手指王婆骂道:“你这个老猪狗听着,我哥哥的性命全丢在你的手上,你先等着,等会儿我在问你。”回过头来武松又对潘金莲骂道:“你这淫妇听着,赶快从实招出你是怎样谋害我哥哥性命的!”潘金莲开始并不想招,便万般抵赖,武松听了,怒火中烧,把刀“咔嚓”一声插在桌子上,用左手揪住潘金莲的头发,右手劈胸提住,一脚踢倒桌子,隔着桌子把潘金莲轻轻地提了过来,一摔,便把她放倒在灵床上,两只脚踩在潘金莲身上,右手拔出刀来,指着王婆说:“老猪狗,你赶快从实招来。”那王婆看见无法脱身,只好说:“都头别急,老身这就从头说来。”

武松又指着胡正卿,语气和缓地说:“麻烦你把老猪狗说的话一句一句地记下来。”胡正卿忙点头答应。见有人记录,那王婆便不想说。武松怒道:“老猪狗,你赶快说。其实,你们做的恶事我早就知道了。你要是不说,我先剁了潘金莲这淫妇,然后再杀你这老狗。”说完,他便提起刀,朝潘金莲脸上划了几下,吓得潘金莲连忙说:“叔叔,你且饶我,放我起来,我对你从实说了。”武松便把潘金莲从灵床上提了起来,让她跪在武大灵前,大喝一声:“淫妇快说。”潘金莲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只好把事情的经过从头至尾一一招来,那胡正卿也丝毫不漏地把潘金莲说的话一一记了下来。

武松又逼着王婆把事情的经过也说一遍,胡正卿也一一记了下来。武松叫潘金莲和王婆在供词上签字画押,又叫姚二郎等四位邻居以证人的身份签了名。然后,武松把证词收好,叫士兵取条绳索来把王婆捆绑好,又倒了一碗酒供在武大的灵前,拖过潘金莲和王婆,叫他们跪在武大的灵前,挥泪哭道:“哥哥灵魂不远,小弟今日为你报仇雪恨了。”

潘金莲见势头不好,就准备逃走,被武松揪住脑袋,武松的两只脚踏住潘金莲的两只胳膊,对准潘金莲的脖子,“咔嚓”一刀 ,便把她的头割了下来,然后用一床被单把潘金莲的头包好,洗干净手,对其他人说:“麻烦各位高邻,不要见怪,请各位先到楼上梢坐一会儿,武二一会儿便回来。”说完,他又叫士兵把王婆押往楼上,然后,便关上楼门,叫两个士兵在楼下看守。

武松手提潘金莲的人头,直奔西门庆的药铺而来,进来问道:“西门大官人何在?”药店伙计说:“他到狮子桥下酒楼喝酒去了。”武松听了,转身就走 ,直奔狮子桥下酒楼。走上酒楼一看 ,见西门庆正坐在楼上吃酒。武松见了,怒火中烧 ,左手提着人头,右手拔出尖刀,挑开门帘,走进屋里,先把潘金莲的人头朝西门庆脸上摔了过去,西门庆朝旁边一闪,躲了过去,一看见武松,大吃一惊,“哎呀”叫了一声,便跳在凳子上,本想从窗户外跳出去,一看下面是街,又不敢跳,心里直发慌。

说时迟,那时快,武松用手一按,人便跳在了桌子上,又踢掉满桌的碗碟。西门庆见武松来势凶猛,便飞起右脚,正好踢在武松的右手上。武松手里的刀被踢到街心去了。西门庆见武松手里的刀被踢落,心里便不害怕,左手举拳向武松的心窝打来。武松略一躲,就势从西门庆胁下钻过去,左手抓住西门庆的头,右手揪住西门庆的左脚,叫声“下去”,便把西门庆扔到窗外的街心上。

武松拾起潘金莲的头,也从窗子里跳了下去。看看已跌个半死的西门庆,武松拾起那柄刚刚被西门庆踢到街上的尖刀 ,手起刀落,活生生地把西门庆的人头割了下来。武松把西门庆和潘金莲的人头包在一起,提在手里,直奔紫石街武大郎家,叫士兵开了门,把两颗人头供在武大灵前,说:“哥哥灵魂不远,今天兄弟已为你杀了奸夫和淫妇,为兄长报了血海深仇,这下兄长可以瞑目了。”说完,武松便向灵位烧纸磕头。

祭奠完武大,武松又叫士兵把各位邻居喊下楼来 ,对他们说:“武松已为兄长报了深仇大恨,刚才惊扰了各位高邻 ,在此赔个不是!我这就去县衙自首,请各位去当堂作证。”说完 , 他提着两颗人头,领着各位乡邻,押着王婆,来到县衙自首。

武松斗杀西门庆的事轰动了整个阳谷县,知县当日升堂,押来武松、王婆和姚二郎等证人。知县先看过王婆和潘金莲的供词,又取了武松的供词以及其他物证,写好公文,把事情的经过上报给东平府。

东平府尹看过供词和物证,心里不禁佩服武松是个仗义的烈汉,便从轻判决武松,发配他去孟州l牢城。判处王婆剐刑,带到东平府市中心示众行刑,结束了这个坏女人的罪恶一生。

相关点评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奸邪不义之人最终总会自食其果。武松尊敬兄长,敬重嫂嫂,即使知道嫂嫂有意勾引,也婉言相劝。在审问王婆和潘金莲的过程中,冤有头债有主,不伤及无辜,有恩必谢,有仇必报,恩怨分明。其一系列行为并不是要杀人泄私愤,而是为了拿到证据向官府澄清。武松为人光明磊落,有理有节,令人佩服。最终,作恶的都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报应,武松也获得了众人的理解,为自己可怜的哥哥讨回了公道。有时候,公道就在人心,不管官府多黑暗,多偏袒西门庆,该受到惩罚的终将受到惩罚。

静等听读《水浒传》第十三章:武松遭陷害

3、相关搜索:

武松斗杀西门庆主要内容
武松斗杀西门庆概括50字
武松斗杀西门庆是第几集
武松斗杀西门庆视频
武松斗杀西门庆免费观看
武松斗杀西门庆读后感
武松斗杀西门庆体现了武松什么特点
武松斗杀西门庆思维导图
武松斗杀西门庆的故事
武松斗杀西门庆是第几章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