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先离后爱,堂妻下豪门

每天更新电影网

火热激情的画面令她的脸颊忍不住红了起来。露出一抹莫测的笑容说道,男人不耐烦的提醒着:嘴角勾勒出似笑非笑的笑容”晶莹剔透的水滴洒落在男人迸发性感的肌肤上。一路向下……不待男人发怒,颜晨曦迅速将水杯撂在男人身上。赤身裸体的女人起身,修长的手指抚摸男人结实的胸膛,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女人诧异的看向门外,楼梯口守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不发一言的拍了拍手掌,令颜晨曦脸疼的色煞白。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免费阅读,总裁虐文:隐婚5年他初恋归来,她携腹中子痛快离婚,他心却痛了
(3)相关搜索

2、《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豪门总裁】先婚后爱:秦少的刁蛮妻

奢糜的白色双人床,散漫着玫瑰色的床幔。

颜晨曦缓缓睁开双眼,这是哪里?

走出卧室,入眼的是一望无际的走廊,雕镂复杂花纹的地毯,铺散在昂贵的梨木地板上,犹如神灵殿堂。

“嗯,还要……”

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循着声音走去,眼前巨大的黑色玻璃门微敞,她犹豫着伸出手,推开虚掩的玻璃门,略微明亮的光芒,让她不适的半眯着眼。

颜晨曦适应着灯光,再睁开,却被眼前的香艳旖旎惊住了,半躶的女人,肌肤胜雪,栗色的大波浪卷发随意摆动,纤细的小腿,紧紧裹在男人腰腹。

火热激情的画面令她的脸颊忍不住红了起来。

男人骤然抬头,目光投到颜晨曦身上。

他邪魅的躺在紫黑色鹿皮沙发上,五官精致俊秀,健硕的腰腹深沉有力,如同上帝最得意的艺术品。

气氛一瞬间冰冻,颜晨曦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她不是故意要闯进来的。

“那个,我是新来的佣人,走……走错了,看你们这大汗淋漓的,要不要喝点水?”颜晨曦磕磕巴巴的说道,眸光来回闪烁。

“过来,递水。”

颜晨曦一怔,她一步一顿,目光躲闪的将水放下,刚要离开,沙发猛然跌宕起伏,男人坐了起来。

他赤身裸体,露出一抹莫测的笑容说道:“喂我。”

颜晨曦未动。

“新来的佣人,愣着做什么?”男人不耐烦的提醒着,语气里带着少许怒意。

颜晨曦闻声,小手颤颤巍巍的拧开纯净水,递到男人面前。

“喂我喝。”秦敖擎桃花眼微眯着,带着一抹审视的深意,嘴角勾勒出似笑非笑的笑容。

“喝不到,抬高。”男人不过瘾的提醒着。

颜晨曦恼火,将水杯抬高了几分,瓶口重重抵着男人的薄唇上,倾斜着角度向口腔内倒去。心里忍不住咒骂着,变态,色魔!

晶莹剔透的水滴洒落在男人迸发性感的肌肤上,顺着性感的下巴滑至喉结,一路向下……

不待男人发怒,颜晨曦迅速将水杯撂在男人身上,随即火速逃离现场。

“二少……”赤身裸体的女人起身,修长的手指抚摸男人结实的胸膛,明艳的红唇舔舐他肌肤上的水珠。“这女的谁啊?”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先离后爱,堂妻下豪门

这么大的胆子!

秦敖擎起身,擦净身上的水渍,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秦家大少奶奶。”

“你嫂子?”女人诧异的看向门外,满眼不可置信,此刻颜晨曦的身影早已不见。

层层叠叠的书架前,秦胤墨修长的手指握着Diei高端钢笔,规律敲打桌面。暗藏在黑夜下的鹰眸,散发出帝王般的冷傲,矜贵。

两个男人,一模一样的面容。

秦敖擎是神情莫测的帝王,秦胤墨是黑暗地狱里的恶魔。

“大少爷,有事您吩咐。”曹管家的恭敬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入耳廓。

“将夫人带上来。”

……

颜晨曦绕过殿堂般的长廊,紫檀木阶梯层层叠叠一路婉转。

楼梯口守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漆黑的皮鞋缓步敲打地面,面色昏暗,眼眶深陷,神情凌厉严肃:“少奶奶,你想去哪?少爷在楼上等你。”

少奶奶?我结婚了?颜晨曦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眸。

中年男人不发一言的拍了拍手掌,身后的女佣一拥而上,直接架起她的肩膀。

力道之大,令颜晨曦脸疼的色煞白。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路,你们想带我去哪!”颜晨曦愤懑的挣扎,被拖进之前误闯的房间。

“少爷。”魏管家低头恭敬称道。

颜晨曦抬头,看到昏暗中隐匿着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神情淡漠高贵,薄唇微微抿起。

“是你?”颜晨曦深吸一口气,满眼嫌弃,“我是有多眼瞎,竟然嫁给了你。”

男人面无表情,深邃的眸子射进颜晨曦的瞳孔,仿佛要将她看穿一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爱我,所以嫁给了我。”

“不可能!”颜晨曦双瞳饱含怒意瞪向秦胤墨,想也不想的反驳道。

从他冰冷讥讽的笑容中能感受到,她在这家中毫无地位,甚至连佣人都敢欺负她。

“秦太太,你机关算尽想和我上床,还是失败了……”

“和你上床?你这样的种马,一天不知道播撒多少种子,我害怕得病。”颜晨曦明亮的眸子里满是嫌恶,毫不客气的反击道。

和他上床,她才没兴趣,她可是亲眼看着他赤身裸体和女人欢爱,还让她递水,简直变态,恶心。

秦胤墨深邃的眸子沉深沉,眉头微挑打量着她。

“少奶奶你逾越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也敢出口。”魏管家站在一旁神色严肃冰冷的厉声训斥。这女人一直不得宠,幺蛾子却是不断,要不是这次闹自杀,少爷根本不会理会她。

“逾越?知道我是少奶奶你敢数落我?还有没有规矩了?”颜晨曦眯了眯眼,露出一抹狠辣的神色吼道。

魏管家脸色巨变,今天的颜晨曦实在难以揣摩,平常可是唯唯诺诺的样子。

“撞墙自杀。”男人犀利的眼神似要将颜晨曦的身体穿透,嘴角沁着寒冰刺骨的冷笑:“秦太太真是玩了一手好把戏,接下来怎么玩?装失忆?”

颜晨曦迷茫的皱皱眉头,她为什么自杀?

“你以为你以死相逼,我就会碰你?”秦胤墨肃冷倨傲的精致面庞,勾勒出一抹讥讽的薄凉笑容。

“正好我也不想让你碰,我们离婚。”颜晨曦星眸微闪。

男人猛然起身,大手钳制住颜晨曦的下巴,身上透着淡淡烟草味。

“颜晨曦你越来越让我厌恶了。”

“离婚不行,不离婚也不行,那你想怎样?”颜晨曦掰开男人的大手,愤恨吼道,下巴上被捏碎般的疼痛,令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秦胤墨看着女人纤细小手揉着下巴,瞪他的目光充满恼怒厌恶,丝毫没有曾经的痴迷,爱慕之情。

以前的她痴迷的爱着他,眼底的爱意无处可匿,日日对他朝思暮想百般设计。

难道这次自杀脑子把脑子摔坏了?

“少爷,已经五点了,老夫人的寿宴要开始了。”魏管家恭敬的说道,眼神冰冷转向颜晨曦。

“带她下去梳妆,这次宴会,别再出任何问题。”秦胤墨倨傲如昔,声音却更加冰冷。

颜晨曦被带进她醒来的卧室,摩曼风格的壁纸瑰婳着鸣凰乱舞,欧式水晶灯闪烁着淡雅光芒。

颜晨曦起身站在华丽落地镜前,看着镜中的女子。

巴掌大的小脸上,双瞳剪水盈盈动人,身材匀称四肢修长,绰约的姿态在镜中摇曳。

这绝对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啊,颜晨曦忍不住感叹道。

唯独脸色苍白,映着一抹病态,而那老气巴拉的短卷发放下来,将整个人衬得苍老了十岁。

“这是什么鬼发型?”颜晨眉目微皱的问道,双手还不忘摆弄摆弄这老掉牙的发型。

“给我换个发型。”颜晨曦双眸微眯,不耐烦的把面额上的几缕短发像耳后别去。

“不行少奶奶,你的个人形象,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秦家的面子,穿着打扮秦家都有明文规定,都是最符合你身份的。”佣人毫不客气的回绝道,声音中的蔑视,丝毫没有把颜晨曦看在眼里。

“废话什么,我是少奶奶,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指手画脚了?”颜晨曦眸中一抹冰冷,起身从梳妆柜上拿下夹直板,毫不犹豫的夹在那土得掉渣的波浪发上。

“少奶奶,你……”佣人脸色巨变,瞠目结舌的瞪大双眼,她们感到少奶奶真的变了。

拉直黑色短发,灵动的披散在耳尖,娇俏可人的模样,像极了精致的瓷娃娃一般,年轻靓丽。

颜晨曦化了个精致的妆容,短黑发随意的搭在耳边,白皙的脖颈处戴上精细闪耀迷人光芒的饰坠。

站在那里,稍微点缀,便充满迷人诱惑的味道,连佣人看的都微微发愣。

颜晨曦嘴角勾起满意的微笑,带着一抹邪魅气息,起身来到华丽的欧式衣橱前,指尖划开一扇门。

入眼一片琳琅满目的长裙,款式颜色却都偏为老旧,她随手拨弄,终于在最后捡出一条白色长裙。

款式简单优雅,裙摆随风飘柔,穿上后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慵懒气息。

“少奶奶这件不能穿出去……这是你的睡裙!”佣人赶忙不赞同的阻止道。

颜晨曦不予理会,随意挑了双奶白色高跟鞋,转身走出卧室。

盘旋着层层叠叠的紫檀木楼梯上,颜晨曦站在台阶上,隽秀精致的小脸,在豪华巨大的水晶吊灯下,熠熠生辉。

楼梯另一端浑身充满王者气息的男人踩着台阶缓步而下。

秦胤墨看着她,眸低掠过一抹奇异光芒。

却见颜晨曦淡淡的扫了一眼他,面无表情的抬腿向下走去,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魏管家站在楼梯口,盯着颜晨曦轻盈的背影,刻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惊讶:“那……那是少奶奶?”

“她非要穿睡衣下来,头发也乱换发型,我们拦不住…”女佣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受到惩罚。

秦胤墨眸低冰冷,从容不迫的走下台阶。

门外灯火通明,走出来的颜晨曦心底感到一抹震撼,原来秦家是一座占地面积极广的欧式城堡,她站在数米高的拱门下,转眼望出满是豪车。

两人一前一后坐进两辆限量版的豪华轿车。

颜晨曦的车缓缓抵达,她刚要下车,浓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带着淡淡的烟草味。

秦胤墨修长的大手抓住颜晨曦的小手,神色冰冷的揽着她走进去。

“秦先生,这种毫无感情的婚姻继续下去,有意思么?”颜晨曦纤细的胳膊挽着他的手,走进三米高的玻璃门。

“你以前可是哭着求我不要抛弃你的。”秦胤墨嘴角扬起一抹冰冷的笑容,嗤笑道。

“我现在哭着求你抛弃我行吗?我要离婚。”颜晨曦面色清冷,一顿一字的说道。

秦胤墨大手钳制住颜晨曦的下巴,深邃的眸低一片冰冷:“再出什么幺蛾子,我就行驶丈夫的权利惩罚你。”

秦胤墨俯身将她困在墙壁上,淡淡的烟草香传入鼻尖,那邪魅的眸子充满了诱惑。

怪不得曾经的她迷恋的不可自拔,任何一个女人,都容易被他英俊的外貌所欺骗。

“秦胤墨,你们男人是不是贱?我奋不顾身爱你你不要,现在心动了?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颜晨曦眸光犀利的瞪着他。

“你今天很有趣,欲擒故纵这招也很高明,可惜我对你只有厌恶。”秦胤墨深邃暗沉的眼眸微眯,嘴角的冷笑令人心寒。

他不相信她真的失忆了,更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变化这么大,仿佛换了个人般。

……

抵达宴会大厅,周围灯火辉煌。

能容纳上万人的酒店大厅,气势磅礴,头顶数十米水晶灯闪烁优雅光芒。

“少奶奶,你别乱走啊,上一次宴会,你不小心摔倒,把礼服都撕裂一块,弄的十分狼狈,差点走光。”一个女佣紧紧跟在她身后,寸步不离的说道。

“上上次宴会,你突然掉到水池了,喝了好多水才被救上来。”

“我知道了,我这不正在找地方坐下吗?你别说话了,ok?”颜晨曦闭眼压下火气,这个唠唠叨叨的佣人真是烦人至极。

“秦太太,你坐错地方了,这是我们小姐的位置。”一个佣人走过来说道,身旁站着一脸傲慢的千金。

“你家小姐的位置?这沙发上刻名字了?”颜晨曦嗤笑道,锐利的目光穿射而出。

佣人微愣,一时间无语凝噎,今天的颜晨曦不对劲啊,要换做以前,她早乖乖起身滚开了。

“起来,这是我的位置,我在坐在这里喝茶。”傲慢的千金瞪着眼睛吼道,眼里满是不屑,在她看来颜晨曦就是个臭皮球,任人踢。

“你站着喝,也是一样。”颜晨曦撇了撇嘴,随意的说道,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傲慢千金狠颜厉色,眼底闪过一抹阴毒:“你到底走不走,你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是谁给你的权利敢随便呵斥我,呵斥秦家的大少奶奶?”

颜晨曦说完将装满法国玛瑞纳的红酒杯“啪”的放在透明茶几上,红色液体溅出一片。

不等千金说话,她继续开口:“来,说说想怎么不客气?哭着?还是跪着?”

傲慢千金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看颜晨曦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怪物。

实在是颜晨曦爆发出的气场太过惊人,上位者的气息,竟有些像秦胤墨。

“不过是个没人要的下堂妻,也好意思耀武扬威!”讥讽的声音从周围传来。

颜晨曦转头,对上十几双嘲笑的眼神。

“听说你结婚两年了,秦大少都没碰过你,整天独守空房。上次宴会不是还跪下祈求秦大少临幸,被拒绝后撞墙自杀?”

颜晨曦手起刀落,一把泛闪闪银光的水果刀,插进了女人的红酒杯里。

起身,颜晨曦大步走到女人身旁,感受到女人瑟瑟发抖,嘴角扯出不屑的笑容。

围坐在一起的名媛,脸色铁青,连忙狼狈的逃离。

远处,秦胤墨手中噙着法国罗曼高档红酒缓缓摇晃,眼中厉色一闪而过,这个女人变化还真是让他意外。

狂野洒脱,桀骜不驯。

颜晨曦拿出红酒杯的银刀,娇嫩红舌妖娆舔舐,魅惑到极点,无一处不是诱惑。

暗红色的红酒沾染在红唇上,妖媚到极致的动作,竟让秦胤墨下腹烈火升腾。

秦胤墨眸低群魔乱舞,暗沉一片,手中红酒一饮而尽,随着性感的喉结滑动入肚。

红酒,仿佛点燃血液的导火索,让他身体莫名燥热起来,盯着远处卖弄风骚的女人,恨不得马上把她摁倒在沙发上,占有她,撕碎她!

他是有名的高冷总裁,说他坐怀不乱也不为过,极少有女人能激起他的欲望。

“哥,嫂子够味啊。”

秦二少带着蝴蝶面具游走在名媛美女之间,手中摇曳着白色香槟邪笑。

“我发现整场宴会嫂子最诱人,引人犯罪。”秦敖擎拿下面具,舔了舔嘴角,妖邪的笑道,这尤物一直在他身边,他竟然没有下手,真是失误啊。

颜晨曦身上散发着令人不可忽视的高贵气质。

她本就是一等的美人,稍微打扮,便如同蒙尘的珍珠破土而出,光彩夺目。

秦胤墨阴冷的气息在周围弥漫,心底浮上一股莫名的烦躁。

颜晨曦慵懒的窝在沙发上,品品茶,吃吃糕点,乐得自在。

直到男人的大掌钳制住她的手腕,扯进怀中。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搔首弄姿想要勾引谁?”秦胤墨心底升起一股无名火。

“秦大少,不会是你被我勾引了吧?”

颜晨曦睁开手腕,手指轻佻上男人的下巴,纤细的指尖传来滚烫的热度。

“是不是有感觉了,大少?”女人声音眸光闪烁,诱人的红唇大胆的问道,嘴角扬起恶作剧般的坏笑。

“秦太太,这两年你脱光了跪下求我,我都没性趣。”秦胤墨嘴角冷笑,脸上怒意肆虐。

她真的脱光跪下求他?那群女人也这么说……

颜晨曦心底不爽,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她抿了抿唇,握住男人的手指,像只小猫般吐出粉舌,环绕着指尖吮吸,舔舐。

眼底满是魅惑,还藏着丝丝委屈,令人忍不住的怜惜。

秦胤墨只感觉一股燥热像下腹集结,浑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随时炸裂一般。

“秦大少,我是不是让你有感觉了?”颜晨曦感到男人气息不稳,声音娇柔的问道,口中的动作更是不停。

男人气息微乱,欲望染上他的黑眸。

“可惜……现在的你,就算脱光跪下舔我脚趾,也休想爬上我的床!”颜晨曦眸底一闪而过凌厉的光芒,甩开他的手指,嫌弃的擦了擦嘴角。

秦胤墨深邃的黑眸骤然漾起暴风雨。

拐角处,躺在白色鹿皮沙发上,秦敖擎慵懒的看着好戏,有些忍俊不禁。

……

“咚!”

巨大的棕色大钟,声音震耳欲聋,时针转动到晚上八点。

秦老太太缓缓走到大厅正上首的位置,如同女皇一般,等待着族人献上贺礼。

颜晨曦眯了眯黑眸,很快,到她献礼。

“奶奶,祝您福如东海,这是我奉上的贺礼。”颜晨曦语气诚恳,对秦老太太表示尊重。

秦老太太脸上毫无喜色,一看便是不喜欢她,周围的秦家人看她的眼神更是充满鄙夷不屑。

“穿的这是什么?真是晦气。”秦老太太眼神犀利的打量颜晨曦,布满褶皱的脸上满是嫌弃。“这头发丑陋至极,都结婚了,还打扮成这个样子!别是瞎子吃黄瓜,分不清老嫩。”

颜晨曦不爽的反驳:“我才二十一岁,您孙子可比我老多了。”

秦老太太看到颜晨曦满不在乎的态度,完全不似曾经谨小慎微的模样,更加生气:“结婚都这么久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不会是不会下蛋的母鸡吧。”

颜晨曦脸色变幻莫测,接着扬起一抹浅笑道:“奶奶,这种事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啊,您孙子胤墨不行,我能怎么办?我又不是医生……”

“你……你……再说一遍!”秦老太太呼吸急促起来,怒火中烧,手指颤巍巍的指向颜晨曦。

她竟然说她孙子不行!

周围亲戚都讶异的看向颜晨曦,满脸不可思议,曾经唯唯诺诺的女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言善辩了。

一旁的魏管家打开了颜晨曦送的礼物。

“清朝郎世宁的《百骏图》一副,夫人斐丽小姐的礼物也是……”

画中描绘了姿态各异的骏马,色彩浓丽,风格独特,它们奔腾在草原上无拘无束,自由随意。

“你胆敢拿一副赝品来诳骗我!”秦老太此刻彻底爆发了,她对颜晨曦已经忍无可忍!

“赝品?”颜晨曦扭头看向魏管家手中的两幅《百骏图》。

一副被裱在精致的木框里是斐丽送的,一副盖在红布下是她送的。

两幅的确相差甚远,她的画无论是画工还是细节都粗糙很多,一看便是仿品。

“胤墨你娶的好媳妇,要好好管教管教了!”秦老太脸色暗沉,俯视颜晨曦的目光锐利幽深,恨不得将她从秦家除名。

秦胤墨深邃的黑眸扫向那副赝品,薄唇微启:“道歉。”

“我不。”颜晨曦恼怒,她什么都没做错,凭什么就道歉。

“我说的话,你这么快就忘了?”秦胤墨的大掌,紧紧钳制住她白皙的手腕,骇人的力量将她骨头捏碎一般。

“只要在秦家,你就归我管教。”

颜晨曦挣脱不开手腕,闭上眼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这里是秦家,他们都是一丘之貉,闹起来她讨不到一点好处。

过去的事她一点也记不起来,这幅画为什么会是假的?难道有人调包?

秦胤墨冰冷的嗓音仿佛一把利剑,一字一顿的穿透她的心脏。

即便一开始就没有期望,可他毫不犹豫的站在对立面,开口便让她道歉,有这样的丈夫还真是悲哀。

“道歉就免了,按照家法处置罢。”秦老太太黑着脸开口。

秦家还有家法?听起来她以前没少受罪啊。

“一定要用家法好好管教她,老夫人都敢糊弄,真是胆大包天。”总有人喜欢起哄。

“奶奶,虽然这幅画不是郎世宁的《百骏图》,但它并不是什么赝品。”颜晨曦突然嘴角扬起淡笑,徐徐的说道,目光扫过看好戏的观众们。

接着,不卑不吭的说道:“而是我亲手画的。”

“……”

一个个嘲讽的脸上千变万化,哑口无言的看着颜晨曦。

“我觉得能用金钱买来的不够真诚,秦家富可敌国,奶奶根本不缺这些,我便用了五个月的时间画了一副《百骏图》送给奶奶。”颜晨曦低声继续道:“我知道,秦家没人喜欢我,奶奶也是,可是我真心想送奶奶一件有意义的礼物。”

哼,以为她好欺负是么?

瞬间大厅里鸦雀无声,讥讽的声音也销声匿迹。

“秦大少爷,我做错什么了吗?你就要家法处置我?”颜晨曦嘴角勾起狡黠的笑容,望向秦胤墨。

男人自负的黑眸里闪烁着骇人幽光。

公众号 小丫读书 回复 12853

3、相关搜索: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免费阅读小说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免费阅读全文定位手机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免费阅读第十五章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免费阅读沐玖芸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免费阅读全文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小说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
先离后爱,堂妻下豪门
先离婚后爱豪门下堂妻
先离后爱:豪门下堂妻 小说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