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蝴蝶夫人 电视剧」我的爱蝴蝶夫人大结局

每天更新电影网

一名白人男性死亡的亚特兰大按摩中心枪击事件,(戳这里复习事件)无数亚裔直接走上街头,亚裔女性经常被当成物品看待。以及好莱坞对亚裔女性的刻画。而是白人社会对亚裔女性的一再性化和塑造。(百老汇音乐剧《西贡小姐》剧照)这个所谓的‘梗’背后的涵义,成了亚裔女性形象在好莱坞银幕上的一个记忆点,开启了亚裔女性两百多年间不断被西方性化的糟糕历史,为了限制中国女性移民,结束危险的中国廉价劳力和不道德的中国女性。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我的爱蝴蝶夫人,「特别推荐」《蝴蝶夫人》经典咏叹调《晴朗的一天》你我终会相见
(3)相关搜索

2、我的爱蝴蝶夫人 电视剧,美国白男为何“钟爱”亚裔女性?“她们娇小听话,我为所欲为!”

3月16日,导致4名韩裔、2名华裔,一名白人女性,一名白人男性死亡的亚特兰大按摩中心枪击事件,在过去几天舆论持续发酵。(戳这里复习事件)

「我的爱蝴蝶夫人 电视剧」我的爱蝴蝶夫人大结局

无数亚裔直接走上街头,手持“Stop Asian Hate停止亚裔仇恨”的海报,抗议疫情暴发一年多以来,美国社会不断升级的,针对亚裔的种族仇恨。

除了一些好莱坞的名人齐齐发声,许多亚裔,也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分享对于此事件的震怒和恐惧。一位名叫Christine Liwag Dixon的亚裔作家,在自己的推上这么写道:

“传媒高度性化亚裔女性,是我们如今面对暴力的巨大原因。我曾经被男人拦到角落说‘me love you long time我爱你很久’;曾有人给钱要我提供‘快乐到底的按摩’。我还曾因为是亚裔被搭讪,被告知这是‘赞美’。”

“亚裔女性经常被当成物品看待,像奖杯一样。这个问题却经常被当成段子来讲,比如邮寄新娘的玩笑,以及好莱坞对亚裔女性的刻画。然后现在,亚裔女性因为这些被谋杀。”

报姐对这位作家推里写的‘me love you long time’有些不解。读完相关资料后,看到了如作家所说,不仅是好莱坞,而是白人社会对亚裔女性的一再性化和塑造。

(百老汇音乐剧《西贡小姐》剧照)

这个所谓的‘梗’背后的涵义,值得讨论。

me love you long time

这句话,实际是一句电影台词,来自斯坦利·库布里克于1987年拍摄的电影《全金属外壳Full Metal Jacket》。故事发生在越战时期,大量美国新兵应征入伍被派往越南。

这句台词的场景,是一位越南当地的妓女,带着浓重口音的英文,朝着两位坐在街边的美国大兵“推销”自己,她说道:“me so horny, me love you long time我性欲高涨,我爱你很久。”

健壮的美国大兵,只要10美元就能提供性服务的,主动的越南妓女,配上这样的台词,立刻成了电影里的名场面之一,也毋庸置疑的,成了亚裔女性形象在好莱坞银幕上的一个记忆点。对亚裔女性的人设塑造,成功植入进了那个时代的观众脑中。

所以可以想像,前面那位作家说自己听到有人对她说‘me love you long time’时,内心会有怎样的反感和不适。自己好端端走在路上,突然就被人当作妓女对待。

而妓女的说法,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国移民刚刚在美国落脚的时期。甚至可以说,开启了亚裔女性两百多年间不断被西方性化的糟糕历史。

肮脏的生殖器

1875年,为了限制中国女性移民,美国推出了第一个移民限制法案Page Act of 1875,以“结束危险的中国廉价劳力和不道德的中国女性”为名,不仅直接将中国去的女性全部定义为被压迫的劳力,更直接认定她们全是中国来的妓女。

为什么会有妓女的认定?这和当时中国移民的构造有关。

1848年淘金热开始后,大量中国男性移民去到加州,被迫接受强制劳动的同时,也需要偿还蛇头的债务,无法携带妻子同行。与此同时,早期的中国移民女性,除了能和丈夫一起正常移民的,有大量被骗去美国,成为卖淫业的从业者。

(示意图)

苦力与妓女,成了在美华工的注解。而歧视,如影随形。美国政府不仅限制中国女性移民,并且不允许跨种族的性行为。

当时的美国医疗协会,甚至给出了中国移民身上有独特细菌,如果和中国女性发生性关系,她们的生殖器会让白人男性得病的信息。中国移民女性的生殖器是肮脏的、不道德的。

(值得注意的是,拿中国女性移民开刀后,1882年,《排华法案》发布,中国男性移民也被除名。)

当一个国家颁发禁令,将一个群体的女性全部归为妓女时,历史初印象带来的根深蒂固的偏见,难以解构和撼动。但加深这样的印象,却经得起“千锤百炼”。

性帝国主义

《排华法案》后的西方,对不仅限于华裔的亚裔女性,有了更多的物化和性化塑造。

1887年,法国作家皮埃尔·落蒂写了《菊夫人》,讲了一个法国水手在日本驻扎期间,租了个日本妻子,最后女方却因爱自杀的苦情故事。几年后,美国作家John Long以此为蓝本写了《蝴蝶夫人》,又在1904年被改编成了歌剧。

日本艺妓为爱自杀,将儿子交给美国情人带回去跟原配抚养的剧情,深入刻画了亚裔女性为爱付出、顺从,白莲花Lotus Blossom的清纯形象。

到了1960年,《苏丝黄的世界》里的妓女苏丝,身世坎坷,但对情人忠诚,能歌善舞有曼妙身姿,成了另一个被西方视角塑造的亚裔性符号。

“妙”的是,曾被被喊“生殖器肮脏不道德”的亚裔女性,为什么这时却成了性幻想的模样?罗曼化这样的形象,满足了哪些人对亚裔女性的意淫?

(刘玉玲在《霹雳娇娃》里的按摩师和性感教师扮相)

这不得不提到,20世纪美国在亚洲各国发动的战争,比如美菲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

美国将这些地区搅得一团乱后,建立军事基地,大量派兵驻扎。士兵们大量的性需求,转嫁到了因为战乱无法谋生,不得不靠身体赚钱的当地女性身上。

可是,她们的悲苦,却成了掌握了所有话语权的白人口中的,好莱坞电影里的“me love you long time我爱你很久”。

可以说,今日菲律宾、泰国等国的性产业,都是基于美国发动战争侵略后建立发展的。“找乐子,就要去东南亚找,去按摩店找”,成了多少白男对亚裔女性的幻想?

“不习惯”反抗的白男们

战乱结果导致东南亚地区性产业之外,因为战争流离失所,被美国“人道收留”的新亚裔女性移民,她们在拥有强大流行文化产业和塑造能力的美国,处在什么样的位置?

现实往往令人失望。当亚洲性旅游变成无数人谈资的同时,不断发展的色情片,一次又一次地将亚裔女性性极端化。她们穿着传统服饰,在镜头前笑着接受各式各样的性要求,从不说不,永远okay。

(百老汇音乐剧《西贡小姐》剧照)

文化形象上的性塑造,让亚裔女性卷进了这样的性化机制里,不停地被强化、加深这样的形象。直到今天,亚裔女性依然牢牢地,如同百年前,和妓女的身份捆绑在一起,唯有臣服于白人男性,提供性服务,满足性幻想才可以。

与此同时,当亚裔女性终于开始抗议,声讨电视节目里,用亚裔女性被性化的“梗”开玩笑的电视节目、脱口秀时,反而被“不习惯”亚裔女性反抗的话语权掌控者,批上了“开不起玩笑,是你的问题”的标签。

(tiktok上性化越南传统服饰的白人女性)

不再服从的最终结果会是什么?甚至是被枪杀。

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种族主义、厌女主义,当所有的主义,都对准百年来都被压迫着的亚裔女性群体时,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最前面那位作家会说:“高度性化亚裔女性,是我们如今面对暴力的巨大原因。”

Stop Asian Hate,停止亚裔仇恨。要做的,还有很多。

3、相关搜索:

我的爱蝴蝶夫人电视剧免费版
我的爱蝴蝶夫人电视剧手机免费版
我的爱蝴蝶夫人百度云
我的爱蝴蝶夫人主题曲
我的爱蝴蝶夫人 电视剧
我的爱蝴蝶夫人大结局
我的爱蝴蝶夫人分集剧情
我的爱蝴蝶夫人娜菲最终结局
我的爱蝴蝶夫人百度百科
我的爱蝴蝶夫人韩剧结局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